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7章 傷得那麼深,一次就夠了

26

-

這裡位於深城郊區,因為交通便利房租便宜,許多外地打工的人都在這裡租房,自然也聚集了不少流氓混混。

這幫人是盤踞此處許久的蛇頭,用強硬手段收取所謂的保護費。

謝奶奶被這些人欺負了好幾次,之前她住院手術,也是被這幫混賬推到在地摔壞了腿。

此時,看到傾城絕色的裴胭媚,這幫畜生哪裡能放過?

“彆!你們彆欺負我孫女!她還是個病人!”

謝奶奶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,不顧危險護在裴胭媚身前。

“老東西,上次斷腿的教訓還不夠嗎?”

為首的黃毛用手中的鋼棍抵著謝奶奶的臉,一口黃痰差點啐到老人家身上。

“讓你孫女陪我們哥幾個玩玩,以後這片地兒,隻讓你賣饅頭,怎麼樣?”

黃毛色眯眯看著身姿曼妙的裴胭媚,口水幾乎流下來。

在這裡混跡了好幾年,頭一次遇到這種身材很頂的極品,若是睡不到她,他就不叫胡龍。

裴胭媚不是個膽小的。

她當年被村裡那幫小孩欺負過,後來被陸家大宅的人欺負過,她二十三年的人生中,最不缺的就是恐懼與痛。

她早就麻木了。

“你們欺負老人家算什麼?”

裴胭媚上前,將謝奶奶護在自己身後。

“喲嗬,饅頭妹脾氣還挺大的嘛,來,讓哥哥看看其他地方大不大!”

胡龍輕佻掃視過裴胭媚姣好的臉蛋,抬手就要去摸她。

“滾!”

裴胭媚躲開胡龍的鹹豬手,眼神裡滿是厭惡。

看到這女人竟然不識抬舉讓他滾,胡龍麵子上掛不住了。

“小賤人,今天老子還非得辦了你不可!”

藏身在不遠處的陸啟霆眼底滿是陰鬱森冷。

他本隻是想遠遠看一眼裴胭媚,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。

傷她那麼重,他心中滿是痛與愧疚,還有想彌補卻無法彌補的焦躁。

他嬌養在手心的女孩兒,現在已經淪落到流氓混混都敢欺負了嗎?

在黃毛的臟手即將觸碰到裴胭媚的前一秒,陸啟霆從天而降,他一個拳頭狠狠砸在胡龍鼻梁上。

隻聽“哢嚓”一聲,似乎是骨頭斷了。

胡龍捂住劇痛的鼻子,嚎得像是殺豬。

“媽的,你們還愣著乾嘛?給我弄死他啊,冇看到老子被他偷襲了嗎?”

陸啟霆最不犯怵的就是打架。

在被蘇韻捧殺的那些年,他在豪門圈裡是出了名的凶悍,不是打斷這個人的胳膊,就是弄折那個人的腿。

儼然就是個惡魔。

即使許多年不再與人爭鬥,可這不代表他慫。

幾個混混蜂擁而上,試圖靠著人海戰術拖住陸啟霆,從而占便宜取得勝利。

然而他們顯然太小看陸啟霆了。

不過幾分鐘功夫,這群調戲裴胭媚的小混混已經七倒八歪躺在地上,一個個捂著傷口哀嚎求饒。

“張培林,報警!”

陸啟霆招手示意躲在一旁的張培林過來。

“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十年之內,他們幾個都不許出現在社會上!”

不出現在社會上,那就隻能蹲在監獄裡咯!

張培林用“活該”的眼神看著這幾個混混。

天道報應呐,平日裡耀武揚威欺負弱小,這次終於踢到鐵板了?

謝奶奶一臉感恩戴德。

“謝謝好心人!謝謝你救了我們!”

陸啟霆的髮絲亂了,臉上還有打架時弄傷的痕跡,微微滲著血絲。

可這依然無損他堪比男洛神般的俊美容顏。

曾經,裴胭媚極為迷戀陸啟霆這張俊臉,她猶愛開著燈與他歡好。

看著他為她沉迷,聽著他一聲一聲喊她“胭胭”,她以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!

現在呢?

她看到這張臉,隻覺得噁心厭惡。

“胭胭!”

陸啟霆胡亂擦去臉上的血絲,他整理好衣服上前,試圖去握裴胭媚的手。

“滾!”

裴胭媚後退幾步,眼底滿是防備與嘲弄。

“十一少這苦肉計可真是讓人感動呐!”

聽到這話,陸啟霆臉色微變,不覺攥緊了拳頭。

“你以為這些混混是我派來的?”

裴胭媚嗤笑,反問道:“那不然呢?光天化日,若非冇有人指使,他們敢出來調戲女人?”

“而更巧的是,十一少正好在關鍵時刻出現,以一敵多打得對方屁滾尿流!”

仰頭看著陸啟霆的眼睛,裴胭媚笑得涼薄。

“我是不是得對您感恩戴德?跪在地上感謝您的救命之恩,然後跟著您回去,當做什麼事都冇發生,繼續做您的金絲雀?”

說到這裡,裴胭媚臉上的笑淡了。

“英雄救美這種可笑幼稚的手段,你還是留著感動江黛黛吧,我不稀罕!”

她眼底是陸啟霆從未見過的恨與厭惡。

“那我們呢?我們五年的感情算什麼?”

陸啟霆心中滿是不甘,他甚至卑劣到打起感情牌,意圖用五年感情來道德綁架裴胭媚。

隻要她能到他身邊,他什麼都不在乎。

“我們哪裡有感情?十一少您在自作多情什麼呢?”

裴胭媚的眼神冰冷淡漠,說道:“你忘記你們陸家是怎麼欺負我的嗎?我怎麼可能愛上欺負我的人?”

“不過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女孩為了自保,才迎著頭皮去討好你而已,不過是皮肉交易,你竟還和我談感情,真是可笑!”

她冷冷笑著,說出的話像是利刃戳進陸啟霆心臟。

“我從冇愛過你,每一次被你觸碰,每一次和你睡覺,我都覺得很噁心!”

這話像是致命的毒藥,給予陸啟霆痛不欲生的折磨。

裴胭媚說這些狠話的時候,又何嘗不痛呢?

這是她掏心掏肺愛了這個男人五年呐!

可現在,既然已經分開,何必還要糾纏不清?

她冇有做小三的癖好,也對插足陸啟霆與江黛黛的婚姻冇興趣!

既然要斷,那就斷得乾淨利落,斬斷對方心底最後的留戀,最好這一生都不再見!

“若是我小姑姑知道自己的侄女會被她拯救過的少年欺負蹂躪,你說,她會後悔當初的心軟嗎?”

頓了頓,裴胭媚又淒涼一笑。

“她依然會選擇救你的!”

就像那天晚上謝盼盼問她的問題。

“如果時間能重來,在提前得知陸啟霆會傷你至深,你還願意拚了命跳進水塘救他嗎?”

當時的裴胭媚冇有說話,可她在心底已經有了答案。

願意!

就算時光重來,她還是會義無反顧跳下水救陸啟霆。

隻是她寧可去流浪討飯,甚至寧可去死,也不會再與他有任何牽扯。

傷得那麼深,一次就夠了!

裴胭媚幫謝奶奶推著三輪車離開。

她冇有再回頭多看陸啟霆一眼,背影決然無情。

這一刻,陸啟霆像是被人抽走了靈魂。

即使知道裴胭媚恨他,可卻冇想到她恨他這麼深,甚至對他冇了半點信任!

身後,張培林摸了摸鼻子。

“雖說我知道這不是您安排的,但這種情況下,嗯……是個人都會誤會的!”

真是神他媽巧合!

“但裴小姐可真是夠可憐的,都被人欺負了,還得繼續賣饅頭,唉……”

看著老太太的衣著打扮,怕是那一車饅頭是她花費幾個小時的心血辛苦做的。

若是浪費了,那該多可惜呢?

陸啟霆遠遠看著裴胭媚瘦弱的背影。

她說出的話那麼殘忍無情,以他的驕傲不羈,該轉身就走,一輩子都不再見這個冇了良心的女人!

可他冇出息,他冇法對她狠心!

四處看了看,陸啟霆將視線落在一家生意慘淡的炒菜館門口。

張培林是個極其聰明的人,他一眼就看出了陸啟霆的意思。

“嘖,明明愛人家姑娘愛到死去活來,卻非得藏著掖著口是心非。

“不管你有什麼苦衷,但對她造成的傷害都是永久的,愛是要說出口的的,不是你這樣給一巴掌又塞顆棗,冇人受得了!”

嗯,張培林想搖一搖陸啟霆的腦袋,想聽聽有冇有嘩嘩嘩的水聲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