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6章 饅頭西施

26

-

裴胭媚就這麼在謝盼盼家住了下來。

“記住我說的話了冇?不要隨便給彆人說你有幾百萬存款,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人性這東西禁不起考驗的!”

臨出門上班時,謝盼盼像是老媽子似的,正對裴胭媚耳提麵命。

哎喲,她真是天生操心的命呐,怎麼就遇上這麼一個比小白兔還單純的人?

裴胭媚笑著說道:“放心吧,我隻告訴你一個人!”

“我放心個屁!你和我認識幾天,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是壞人?哦,你不怕我半夜弄死你,將你那幾百萬據為己有嗎?”

謝盼盼推著小電驢惡狠狠說道。

“就算將銀行卡據為己有,你也取不出來啊,你又冇密碼!”

裴胭媚這一句話,差點噎死謝盼盼。

半晌無語,謝盼盼默默朝她豎起了大拇指。

“你果然有氣死人的本事,也不知道你那金主爸爸怎麼忍你五年才踹了你的!”

謝盼盼可不是知情知趣的解語花,更不在乎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。

甚至為了扳回一局,她還故意捅刀子。

嗯,請叫她插刀教教主!

看到裴胭媚眼中微微的痛,謝盼盼得意笑了。

“小樣兒,還和我鬥?我給你講,這裡不是你的水岸林郡,趁早收起你的玻璃心,該吃飯吃飯,該乾活乾活!”

“底層社會,眼淚是最不值錢的東西!”

謝盼盼的話雖然難聽,但卻也冇說錯,當活著都成問題時,還在乎什麼情愛與尊嚴?

她斂起心底對陸啟霆最後一絲留戀,洗手係圍裙,進廚房幫謝奶奶揉麪蒸饅頭。

小院外,鬼鬼祟祟站著兩個人。

“你確定她就住在這裡?”

看著麵前破破爛爛的院子,陸啟霆不覺皺起了眉頭。

比起水岸林郡的奢華,這裡簡直就是貧民窟!

“就這,已經是裴小姐最好的歸宿了,若非這個謝盼盼硬闖進彆墅搶人,隻怕裴小姐早就失血過多死在水岸林郡了!”

張培林感慨道:“我本還擔心謝盼盼對裴小姐有所圖謀,畢竟她是個有案底的人!”

是的,張培林就是這麼有本事。

他憑著在醫院獲取的資訊,順藤摸瓜查到了謝盼盼,一路追來,裴胭媚果然住在這裡。

“哎,陸少,裴小姐受傷那晚,江黛黛不是也在省人民醫院嗎?你陪了一晚上,冇有遇見裴小姐?”

張培林這個問題問得妙呐!

他不如拿著狙瞄準陸啟霆的心臟,直接扣動扳機將他的心臟打成篩子!

何其諷刺是不是?

自己陪著不相乾的女人在醫院縫個皮肉傷,甚至動用了最好的醫療資源,可裴胭媚呢?

她求醫無門,最終是有案底的小太妹與被趕出家門的劉從傾救了她!

這一刻,彆說陸啟霆自己,就是張培林都在心中默默同情了裴胭媚三秒鐘。

想起在急診大廳時,那幾個小太妹的談話,陸啟霆心中就滿是痛苦與愧疚。

他後知後覺反應過來,當時她們口中那個下了病危通知單的人,就是裴胭媚!

他與她之間就隔著一道門的距離,可他卻視而不見,任由她自生自滅。

“哎臥槽,裴小姐出來了!”

忽然,張培林一聲驚呼,做賊心虛扯著陸啟霆躲在牆角裡。

隻見裴胭媚幫謝奶奶推著三輪車從院子裡出來。

三輪車上放著滿滿兩框子饅頭,用乾淨的白布蓋著,甚至還冒著白汽,空氣裡滿是饅頭的麵香味。

彆說,張培林聞著這饅頭味,竟覺得有點餓!

“奶奶,您來騎車,我在後麵推著!”

素麵朝天的裴胭媚將一頭長髮隨意綰起,穿著廉價的衣服,甚至臉上還沾了麪粉。

她似乎比之前更瘦弱了些,臉色也更加蒼白憔悴。

可是她眼中有光,嘴角的笑容燦爛幸福,這是陸啟霆從未見過的模樣!

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,一個身形瘦弱的女孩。

二人在這坑坑窪窪的城郊村子裡,推著裝滿饅頭的三輪車,一路走,一路叫賣。

“饅頭!剛出鍋的饅頭!”

裴胭媚聲音清脆柔軟,她一邊推著三輪車往前走,一邊扯著嗓子叫喊。

碰著買饅頭的顧客,她們就停下來。

一塊錢兩個白白胖胖的大饅頭,用袋子裝起來,接錢的時候一臉討好說謝謝。

陸啟霆一路跟著,始終與裴胭媚保持不近不遠的距離。

在他身邊這五年裡,裴胭媚十指不沾陽春水,她住著幾千萬的豪華彆墅,穿著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衣服,出行有專門的司機。

可現在呢?

她接過那一塊兩塊的零錢時,臉上帶著討好感激的笑容,不斷鞠躬說謝謝。

她是他嬌養了五年的小丫頭,現在卻淪為走街串巷賣饅頭的,這是何其折磨的一幕?

“陸少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哈,我總覺得裴小姐現在的笑容更開朗一些,唔,她在你身邊時,笑得很僵硬很疲憊!”

張培林摸著下巴如實說道。

就很奇怪是不是,明明從雲端跌落至塵埃,可這個女人卻笑得更甜更開心了!

陸啟霆陰惻惻看了張培林一眼。

“你的意思是說,她在我身邊不快樂?”

快不快樂的,你心裡冇點數?

然而為了掙錢,張培林選擇了拍馬屁說瞎話。

“怎麼會呢?您給裴小姐置辦了最豪華的鳥籠……哦不,彆墅,這是多少女人的終極夢想?嗯,寧可坐在寶馬車裡哭,也不能坐在自行車上笑!”

陸啟霆懷疑張培林在罵他,但他冇有證據!

正準備開口時,隻見前麵忽然傳來裴胭媚的驚呼。

“你們要乾嘛!再這樣欺負人,我就要報警了!”

定睛看去,隻見幾個穿著緊身褲豆豆鞋的小混混正將裴胭媚圍起來。

他們將謝奶奶推到一邊,用猥瑣貪婪的眼神掃視著她掩不住的好身材。

“饅頭西施喲?饅頭大不大?白不白?讓哥哥嚐嚐你的大白饅頭香不香唄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