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7章

26

-

什麼?

毀了秦墨染?

念朝夕愣了愣,有些不可思議。

驀然。

念朝夕突然想到了什麼:“你說的,是三年前那件事?”

“原來大師姐你知道?”秦墨染冷淡一笑,笑容之中有些譏諷。

而迎著她這譏諷的笑容。

念朝夕沉默了下來。

她之前雖然鮮少外出,但畢竟是宗門大師姐,對於宗門的事情。

或多或少都有耳聞。

而顧修和秦墨染曾經發生的衝突,念朝夕倒也聽說過,因為那件事情發生的不小。

甚至當初。

秦墨染差點要殺死顧修……

三年前,顧修從禁地歸來,因為修為儘失的原因,註定了他已經徹底冇有辦法再踏上修行一道。

但畢竟是關雪嵐的親傳弟子,雖說有了一個小師弟接班,但身為親傳,不可能真的什麼都不會。

所以。

關雪嵐當時決定,讓顧修學習六道。

所謂六道。

指的,是修煉界除了修煉之外的,另外六個特殊道路。

算是副職業。

而這六道,分彆是煉丹之道、煉器之道、符籙之道、禦獸之道、驅傀之道和最為特殊的觀源之道。

這六道。

除了觀源之道外,其他五道想要精通走到宗師之境,自然也都需要修為作為支撐。

但這不意味著,冇有修為就冇法學習。

其實哪怕是凡人,若是願意吃苦,再加上點悟性的話。

這六道多多少少都能入門。

關雪嵐的意思很明確,顧修無法修煉,但也不能真的讓他在宗門當個無用之人。

恰好幾位師姐都有各自精通之道。

關雪嵐就讓顧修,分彆跟隨了除念朝夕這個大師姐之外的其他六個師姐,學習了一段時間的六道。

而其中,顧修就曾和秦墨染學習過一段時間的符籙之道。

符籙之道很特殊。

這是以天地道韻為基礎的一條道,雖說有時候需要修為輔助,不過和其他幾道比較依賴修為不同。

因為符籙一道最主要的,還是講究一個獲得天地道韻認可。

天地道韻被分為九階。

每往上一階,天地道韻都會更加稀有,更加難以認可符師,同時也更加強大。

而符師的品階,也對應著天地道韻的品階。

因為符師的修煉,本就是不斷獲取天地道韻認可,隻有達到相對應品階的天地道韻認可。

並且畫出相對應的符籙。

纔可以升階成功。

秦墨染就是一名強大的六階符師,算是放眼符師一界中,都稱得上中流砥柱,可以開宗立派的那一層。

再往上一步。

便算是徹底超凡脫俗,徹底進入符師頂尖序列!

但這一步,是天和地的差距。

她想要再往前一步,就需要獲得七階天地道韻的認可,並且成功寫出七階的神品符籙出來。

這很難。

因為七階往上的天地道韻,極其稀少、神秘而且強大。

最主要的是。

這些天地道韻。

很少會願意認可符師。

符師很多,但六階符師很少。

而六階往後的……

百不存一!

因為六階以前,隻要足夠努力,隻要足夠堅持,而且有人指點,會用一些方法手段的話。

隻要有大毅力,加上一些天賦和運氣,倒也不是不能做到。

可六階以後不同。

六階以後的天地道韻,需要的是命!

到這個級彆的天地道韻,已經不是用什麼手段和把戲就能夠拿下的,這需要的是天地道韻的認可。

有人十年進階六階符師,但往後苦熬千載,最終到死都無緣升階。

有人苦修千載,堪堪成為六階符師,但卻在晉級六階當晚,便可吸引七階天地道韻親和,一夜之間便可踏入七階。

這東西,看的是命!

看的,是後麵三階的道韻願不願意親和符師,願不願意為符師所用。

這種神品天地道韻親和的事情。

被稱作引神。

尋常人終其一生,也不一定會碰上一次引神。

而少部分幸運兒,一輩子也就隻有那一次引神機會。

秦墨染是幸運的。

因為她在三年前曾遇到過一次引神。

但她也是不幸的。

因為三年前的那次引神,她失敗了。

引神會失敗。

而且概率其實很大。

因為引神開始,隻不過是天地道韻親和認可某個符師,願意主動靠近瞭解而已。

但畢竟隻是瞭解。

最終這神品天地道韻,是否願意為這名符師所用,需要的是符師和天地道韻不斷親和,甚至神魂溝通。

之後,還需要符師在提前準備好的空符之上,寫下和這一道天地道韻的神符。

算是達成契約。

至此,纔算引神成功。

這一條路。

確實很難。

“這件事情,我確實聽宗主說過。”念朝夕抿了抿嘴點頭承認。

三年前秦墨染福至靈心,意外獲得了一次引神機會。

當時很突然。

好在,秦墨染從晉級到五階符師之後,就已經提前準備好了,六階符師和七階符師所需要的東西。

當時引神來的突然,但她倒算是早有準備,第一時間便開始引神。

過程據說很順利。

甚至,秦墨染已經得到了天地道韻的親和。

但……

就在她準備寫下和那道天地道韻認可的神符,從此和天地道韻徹底綁定的時候。

意外出現了。

念朝夕歎了口氣,低聲說道:“據說,是顧修突然闖入了你的引神現場,結果不小心驚擾了道韻,最終導致墨染你引神失敗的。”

“大師姐這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嗎?”秦墨染冷笑連連。

語氣中,帶著濃濃的怨念。

她也確實該怨。

因為引神的機會,尋常人一生也碰不到一次,能碰上一次就算是福緣深厚了。

可一旦錯過一次引神機會,再想要獲得第二次機會。

幾乎不可能。

這也就意味著,秦墨染想要再晉級七階符師,幾乎成為不可能之事,這算是徹底斷了前路。

“你恨顧修,我能理解,換做任何人碰到這種事情,也必然會心生怨念,無法釋懷。”

念朝夕歎了口氣,但猶豫了下還是說道:

“可那件事情,我聽說不是顧修有意為之。”

“他隻是……”

“你想說他是因為道傷發作,神魂錯亂,陷入癲狂,最終無意中攪合了我的引神機緣嗎?”秦墨染冷酷的打斷了念朝夕的話。

念朝夕愣了愣,最終還是點頭:

“是啊,這件事情,師尊曾跟我提起過,顧修的道傷你也知道,有時候確實難以捉摸。”

“我明白墨染你心中有憤,有怒,有怨,這些師姐都能理解,但若是將這一切全部怪罪到顧修頭上……”

“這不應該的。”

“他在道傷發作的時候,根本不受他的控製,而且我聽說,他當時努力為了讓自己清醒,甚至在身上留下了幾道很深的抓印。”

“這說明,他當時確實很努力的,希望不影響的。”

這些話念朝夕自己也覺得,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意思。

但……

相對比起秦墨染痛恨顧修一輩子,念朝夕還是希望,秦墨染能夠慢慢釋懷。

“天地道韻引神,這種事情確實此生僅有一次,但墨染你天生就和天地道韻親和,接下來必然還會有第二次。”

“現在隻不過是黎明前的黑暗,你隻需要做好準備,等待拂曉到來……”

“師姐。”秦墨染再一次打斷了念朝夕的話。

目光認真的看著她,看著看著,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這一抹笑容很複雜。

帶著幾分自嘲,帶著幾分憐憫,還帶著幾分痛恨。

念朝夕感覺不妙。

果然,就見秦墨染說道:“顧修有道傷這事,確實是所有人都知道的,但你說為何他彆的時候不道傷複發,偏偏在那種關鍵時刻複發道傷了?”

“這個……道傷這種舊疾發作,本身就無規律可言……”念朝夕下意識回答。

“你錯了!”秦墨染卻搖頭。

“啊?”

“我說,大師姐你錯了。”

“什……什麼意思?”

“顧修一開始道傷發作是真的。”秦墨染說道:“雖然時機太巧,讓人甚至難免懷疑,但我當初確定,他確實陷入了道傷。”

念朝夕眼前一亮:“那不就剛好說明瞭……”

“不,我說了,師姐你錯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若是真的因為道傷發作,我雖然心中有怨,但也不會有恨,我最多隻會歎息上天有意阻攔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的意思是,顧修是有意為之,有意壞我道緣!”

“什……什麼?”念朝夕懵了:“可是師妹你剛剛不是還說,顧修他是道傷發作神誌不清嗎?”

“我說的,是他確實有道傷發作甚至不輕。”卻見秦墨染幽幽開口:

“但事實上。”

“顧修毀我機緣之前,他已經清醒過來!”

“他不僅清醒了,甚至還很清楚那個時候對我到底有多麼重要!”

什麼???

念朝夕悚然一驚,感覺不可思議:“怎麼可能,師尊不是說……”

“師尊?”秦墨染慘笑一聲:

“師尊不過是覺得,顧修是親傳弟子,而且那段時間,顧修正受到其他師姐妹的憎惡。”

“怕我說出真相,讓顧修徹底再無容身之地而已。”

“但事實上……”

“顧修毀我引神時,他很清醒,甚至前所未有的清醒!”

“他……”

“從一開始。”

“就想要毀了我!!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