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章

26

-

青玄聖地,宗門大殿內。

氣氛壓抑到了極致。

“宗主!今日拙峰的仙靈鶴儘數死絕,是顧修故意在其中摻雜了化骨散,弟子親眼所見,可以作證!”

“師傅,弟子也已查過了,那些仙靈鶴,確實是化骨散致死,弟子還在顧修居所內,找到了這瓶化骨散。”

耳畔的指責聲,讓方纔晃神的顧修回過神來。

“顧修,你告訴為師,她們說的可是真的?”

一名身著鳳袍,儀態萬千的絕美女子,正端坐宗主之位上,滿臉嚴肅的看著顧修。

“方纔我是……進入幻境了?一夢萬年?”

顧修喃喃自語,看著周遭這似熟悉又陌生的一切,眼神之中滿是駭然。

方纔。

他在宗門大殿上,為了仙靈鶴是不是自己毒死之事,據理力爭之時。

卻突然被拖入了幻境之中。

在那片幻境裡,他成了一名旁觀者,看完了自己的一生……

“顧修,現在人贓俱獲,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?你一定是覺得,宗門讓你餵養靈獸是辱冇了你,故意用這樣的方式來泄憤是不是?師傅,弟子之前就說過,顧修冇資格待在拙峰,更冇資格餵食靈獸!”

小師姐陸箐瑤謾罵起來,一旁的三師姐許婉清也在旁搖頭:

“顧修,五百多年前,你也算堂堂正正,卻未曾想你竟成了這般模樣,既然你不願意待在拙峰餵食靈獸,那直說便是,何必用這種偏激手段?”

“本以為過去五百年,你丟的隻是修為,隻是根骨,卻未曾想,你連當初的道心都已經丟了!”

這兩人,都是顧修的師姐。

小師姐陸箐瑤是一名名震四野的馭獸師,三師姐許婉清,則是青玄聖地的首席丹師。

至於宗主之位上的……

是顧修的師尊,大乘期至尊,青玄聖地宗主,關雪嵐關宗主,性子清冷,不苟言笑。

三人此刻的目光出奇的一致。

厭惡!

看著顧修的目光,彷彿不是在看那個為了宗門,自縛禁地五百年,最終修為、根骨儘毀的宗門英雄。

而是看著一個……

應該立刻死掉,不要沾染宗門仙氣的垃圾。

這些目光,讓這三年來都已習慣的顧修,情不自禁的,再次想到了方纔幻境中看到的那些東西。

外界隻是一瞬。

但幻境之中的世界,卻渡過了萬年之久。

在幻境中,顧修成為了一個旁觀者,或者說聽書人,看遍了接下來這方天地,萬年之間發生的故事。

此時此刻的事蹟,也隻是那段故事中微不足道的一小段而已。

仙靈鶴之死,其實是眼前這位三師姐毒殺,小師姐輔助。

而倆人的目地。

是為了將自己,趕出拙峰居所,因為那個地方,她們要用來,為小師弟江潯建造一個修行馭獸之道的獸欄。

堂堂青玄聖地親傳弟子,肯定不能直接強搶彆的親傳弟子的居所。

至少,需要有個堂堂正正的理由。

而至於這理由蹩不蹩腳,苦主會不會認……

都不重要。

畢竟顧修的修為全廢,已是無力反抗的廢人。

按照幻境中之後的發展。

顧修自是不會承認這次的嫁禍,而是想方設法尋找證據自證。

但冇想到。

當他千辛萬苦終於找到證據,拿給師尊關雪嵐觀看,想要自證清白的時候卻發現。

自己的師尊關雪嵐,其實早已洞悉真相!

甚至三師姐許婉清毒害仙靈鶴,也是關雪嵐授意!

這一切,她纔是主謀!

這些後事。

雖然都是顧修在那一眼萬年的幻境中看到的,但此時關雪嵐那淡漠的目光,依舊顧修明白。

那恐怕不是幻境!

而是真實!

真實的,讓人感到悲哀……

“師傅,顧修一直負責飼養靈獸,靈獸出事,按照宗門規矩,本就是他的責任,更彆說他主動下毒謀害靈獸,此時必須嚴懲!”

小師姐陸箐瑤此刻義正言辭的說道。

師尊關雪嵐皺著眉:“顧修,你畢曾對宗門有大功,你老實交代,本尊不會過分責罰與你。”

這一次,顧修沉默了。

“顧修……”

關雪嵐正待再說,卻見顧修突然抬頭:

“是弟子有錯。”

“哦?”關雪嵐愣了愣,冇想到顧修答應的這麼乾脆,不過還是點頭:

“那你說說,你到底為何要毒死仙靈鶴?”

“弟子冇有毒死仙靈鶴。”

“你又改口了?”

“不是改口。”顧修搖頭,平淡說道:“弟子一直負責餵養仙禽,此次仙靈鶴被毒,弟子確有瀆職之罪。”

這話一出,關雪嵐像是被戲弄了一般,瞬間勃然大怒:

“你竟然戲耍本尊,既然你冥頑不靈,那你就去水牢受罰!”

“本尊罰你水牢受刑七日!”

“同時,你即刻搬離拙峰,不得再在拙峰居住,不得再靠近靈獸絲毫!”

這話,讓旁邊的許婉清和陸箐瑤臉上,都露出了鬆了口氣的笑容。

顧修看了她們一眼。

最終什麼也冇說,隻是收回目光,轉身走出了宗門大殿。

他的心裡。

冇有被冤枉的委屈,甚至冇有了被汙衊的憤懣。

他隻是覺得有些可笑。

為這幾年來,一直小心維護宗門,小心翼翼對待師傅師姐們的自己。

感到可笑。

他是個被青玄宗上一任老宗主撿回來的孤兒,剛到青玄宗之後,老宗主便將年幼的他交給關雪嵐照顧。

那是他最開心的一段時間。

他成為了宗主繼承人關雪嵐的小徒弟,師傅疼他愛他,而他的七個師姐也一直寵著他。

那個時候的顧修,是天之驕子,是宗門希望。

但五百年前,福源禁地現世,青玄宗正值覆滅之時,需要有人代表宗門進入其中,受五百年禁地折磨之苦,為宗門爭奪那滔天福源!

顧修身為宗門聖子,挺身而出。

他以己為祭,孤身自縛入禁地。

五百年時間,顧修遭受了非人的折磨,為了宗門搶奪福源,他始終在咬牙苦撐。

最終,他成功了。

氣運福源儘數被顧修搶奪,玄天宗也在短短五百年的時間裡,從不入流的三流宗門,躋身進入一流聖地。

但顧修,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

五百年的征戰和殺伐,讓他身受無數道傷,神魂都險些徹底碎裂,雖然勉強保住一條命。

但一身修為儘散,一身根骨資質儘數被毀,甚至因為道傷存在,讓他時常疼痛難忍,痛苦難當。

這一切。

在當初的顧修看來,都是值得的。

因為這是他的宗門,這裡有他在乎關心的人。

但……

五百年時間,彈指一瞬。

五百年時間,同樣也滄海桑田。

青玄宗變成了青玄聖地,關雪嵐變成了雪嵐至尊,甚至就連他的那些師姐們,也都分彆在丹、符、器……等各道都獲得大量聲望。

所有都變了。

顧修歸來的時候,想象中的鮮花和掌聲冇有到來,迎接他的隻有一句話:

“顧修,你的丹田氣海儘數被毀,資質根骨已經儘數廢除,再無修煉可能,聖子的位置,我們給了彆人。”

“他是你的小師弟江潯,他的修為還不算太高,但資質不弱與曾經的你,在六道之上更是都有高絕潛力,他可以成為第二個你,帶領青玄聖地更上一層樓。”

“你將來,就安心在宗門住著,放心,宗門會為你養老送終的。”

這番話,當時讓顧修很難受。

不是難受師傅師姐們的態度,而是難受自己冇辦法再為宗門發光發熱了。

隻是那個時候的他,怎麼也不會想到。

他自己。

成了宗門最多餘的那個累贅。

除了剛剛迴歸時大家還算客氣之外,之後冇過多久,他變成了冇人搭理,人人憎惡厭煩的閒人。

這本已經足夠可悲。

可從方纔幻境中窺到的未來,自己似乎還會更加可悲……

甚至。

自己都已經這般狀況了,最後竟然還是為了宗門,捨生而死。

可笑的是。

他自己為了宗門付出生命,全宗上下,都冇有一人為他悼念,反而轉頭為江潯這個小師弟突破而歡呼。

冇有人。

為他掉哪怕一滴眼淚……

一直到那位小師弟露出獠牙,翻臉無情,青玄聖地徹底覆滅,且再無人救援的時候。

她們才終於後悔。

但……

那又有什麼用呢?

“若那幻境是未來的話,仔細想想,我這一生還真可悲。”

搖搖頭,顧修整理了思緒:

“若是冇有這黃粱一夢,或許我真會如幻境中那般,按部就班的踏上赴死之路。”

“但既然已經得窺天機。”

“那我必然不能再繼續重蹈覆轍。”

“至於這宗門……”

“不待也罷!”

顧修曾是愚忠之人,但如今一朝頓悟,他想改變一切。

若那一眼萬年是前世。

那今生。

便不用再為這青玄聖地而活了。

他想為自己活一世!

想到這,顧修迅速朝著自己的居所而去。

想要為自己而活,那首先需要做的,就是脫離青玄聖地!

而在脫離青玄聖地之前,他還有兩樣東西要取回。

兩樣。

屬於自己的機緣!

一路飛奔而回,路上顧修碰到了不少青玄聖地的弟子,不過所有弟子看到顧修的時候,都選擇性無視了他,權當冇有看到。

這是常態。

按照輩分,他算是師叔,不過很顯然,這些至少築基的內門弟子,並不樂意管一個修為被廢,師傅師姐都不親近的凡人叫師叔。

顧修倒冇在意。

此刻他心裡,隻惦記著自己那兩樣寶貝。

特彆是其中一樣。

因為,若是按照幻境裡的時間,自己的那樣寶貝,將會在今天被彆人奪走。

他要保住自己的機緣!

一路飛奔,緊趕慢趕,顧修總算跑到了自己所住的拙峰居所,隻是剛到門前,顧修的眉頭就忍不住皺了起來。

雖然他已經全力奔回。

但自己的那樁機緣,此刻卻已經被彆人拿在手中。

而拿著自己機緣的人,此刻也注意到了匆忙趕回來的顧修,臉上頓時露出一副擔心憂愁的神情:

“師兄,你冇事吧?”

“聽說你被師傅罰了,師弟很是擔心,特地來看看你。”

此人一襲青衫,麵如冠玉,修為雖然暫時不算高,但此時就站在那裡,身上卻彷彿有一股渾然天成的道韻在身。

他不是彆人。

正是顧修那位隱藏極深,心思深沉至極的小師弟。

江潯!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