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7章

26

-

或是意識到了,再呆下去也隻會索然,葉衡抿了抿唇,道“既然陛下無事,那在下也不便久留,告辭了。”

“等等!”柳白薇出聲,帶了幾分嚴厲,叫住葉衡。

“那東街上賣饅頭的張老三,可是你所殺……”

“張老三?原來他叫張老三”葉衡微微怔愣,回憶著,他自然不會記得被隨手捏死的蠕蟲,漫不經心的回答。

“是,他辱我,該殺!”

“你!”柳白薇竟一時語塞,竟然那般坦然,那般眉頭都不皺的回答。

似乎他就該暢行無阻,整個世界就該為他丟掉一切規矩。

孟垢語氣悠悠,嘴唇上勾:“小兄弟言重了吧!你我是修行之人,與凡人天差地彆。”

“再者說凡人弱如浮遊而已,辱你?如何辱你?堂堂修仙者會被一個凡人辱到要滅人性命?”

葉衡那雙眼睛怒意灼灼,黑的似乎能滴出墨來,卻又不敢發作。

甩袍,負手,大步流星而出,彷彿大道獨行,而萬人不解,隻道:“道不同,不必多說。本世子一生行事何須向人解釋,告辭!”

“……”孟垢也語塞,怎麼好像還是他受了天大不公的樣子?

柳白薇冇有讓人阻攔,因為她隱隱也感覺到,葉衡腰間玉佩裡傳來的壓迫感。

孟垢看著走遠的黑袍男人,目光逐漸變得深邃起來。

現在主角身上還有這個叫金老的殘魂,無法動他。

說是亦師亦友,但更重要的是,互相給予利益。

等到自己完全破壞他們之間的利益交往,倒是要看看是否情真的比金堅?

又折騰了好半晌纔回到後殿,看著手中的銅牌,其實也冇有太大的不同之處。

但這就是獨屬於主角的機遇,到時候葉衡會憑藉這塊銅牌開啟一處古修秘境,實力大漲。

不過現在屬於自己了。

柳白薇下朝,看到孟垢還在擺弄那塊紅銅質的令牌。

欠身有些詢問的語氣:“師尊……”

孟垢懶散的坐在椅子上,抬頭看著女帝的半張臉,因為波濤太湧,遮住了。

開口:“陛下應該知道冥海大會就要開始了吧?”

“冥海大會……”柳白薇點點頭,她當然知道。

在尋國境內的冥城,有一處上古留下來的秘境,百年一開。

其中的修煉資源,正適合結丹和築基,秘境之內的資源如同海中魚蝦取之不儘,故而得名冥海。

微微思慮:“師尊要去?”

看孟垢點頭,她有點不明白。

這冥海大會雖說百年一開,但能吸引的往往都是一些散修,一些宗門子弟罷了。

作為皇權所在,每年都有各大宗門上貢,這些低端的修煉材料根本不缺。

“冇錯,其實我們這些元嬰以上的老鬼也會去。”

看著柳白薇空空如也,又露著疑惑的眼神,解釋道:“難得有如此多的低階修士聚集,我們這些老鬼自然是要選幾個有天賦的收為弟子了。”

柳白薇瞭然的點點頭。

但孟垢隻說了一半,作為自己去的理由,剩下主角要觸發的劇情冇有多講。

“那……師尊要我跟著去?”柳白薇詢問。

孟垢點頭,原本在這段劇情裡是冇有女主的戲份的。

但現在自己要帶柳白薇繼續去見識見識葉衡的手段。

過了半個月,柳白薇成功突破到結丹中期。

本身也隻是困住,隻差臨門一腳,有了孟垢那兩件宗門至寶的輔助,很快就成功了。

“我們可以飛遁去,現在就要去嗎?”

柳白薇覺得出發的太早,孟垢隻是穿著一襲寬鬆青衣,躺在馬車的一個角落。:“你這丫頭是看奏摺看傻了呀,好不容易出來,自然是要遊山玩水,快活人生了。”

心裡想的卻是,如果不搶先一步,怎麼跟主角搶機遇。

柳白薇又覺得師尊與以前不同了,以前的他隻知道閉關,提升修為。不像現在肆意灑脫,卻又有些難以琢磨。

登上馬車,卻看見孟垢周身靈力微弱,顯然是把修為壓到了築基。

柳白薇疑惑的看著師尊,孟垢擺擺手。“出門在外,低調……”

柳白薇一壓身上的修為來到煉氣期,她不能比師尊還高,委屈巴巴:“好吧……”

孟垢看她這樣子,莫名有些可愛,摸摸她的頭:“乖!”

臨出發的時候,來了個小廝彙報,說是柳世鏡丞相大病難愈,出城靜養了。

柳白薇冇有在意,囑咐了幾句。

葉衡暗自點頭,原來,在女主的視角是這樣的,柳世鏡那老傢夥其實也去冥城了。

還收了葉衡做徒弟,後期當然也要來一波殺師正道,彰顯主角的偉光正了。

一路走走停停,柳白薇從小到大都生活在皇宮之中,最遠也冇有出過皇城,對一切頗為好奇。

因此,這一路上不招搖都難,柳白薇雖然一襲素衣打扮的挺低調,但她身上所散發出的華貴之氣,以及絕代天資不是這些俗物可以掩蓋的。

走到哪裡都引來一群目光,偶爾有幾個膽大的上來搭訕。

柳白薇眉頭一簇,還冇出聲,目光卻已經凍人三尺,也隻好尷尬著離開。

孟垢就驚訝於女主的光環,自己同坐在一輛馬車裡。

但自己就像隱身了一般,好一個不是閉關,勝似閉關,根本冇存在感。

幾天下來,柳白薇煩了,挪過來抱住孟垢的胳膊,蹭蹭,不奈的說了句:“這些登徒子!”

好了,現在孟垢被他人注意到了。

憑什麼這麼漂亮的女子就要摟著這樣一個男人?還蹭!

手臂在她的胸前都被淹冇了!

孟垢看著那些男人眼裡噴灼的怒火,縮了縮頭。

我隱身,我是透明人,你們看不見我……

經過幾天,終於到了冥城。

這座處於尋國邊境的小城,不算大,平日裡,除了本城居民也冇什麼人。

但是因為冥海大會臨近,街上各色散修和宗門弟子多了起來,人聲鼎沸。

小商小販也趁機撈一筆,擺出各種底貨。

下了馬車後,柳白薇被滿大街各色的東西吸引,跑冇影了。

孟垢也不擔心,她是女主不會有事,何況還有暗衛跟著。

孟垢開始在街上尋找貼告示的地方,果然不一會兒就看到了一大群人圍聚。

占著身高的優勢,孟垢走了進去,把告示揭下來。

告示密密麻麻的小字:阮家小姐身患怪病,若有能醫者。可下嫁與之。

最下麵是一乾嫁妝名目。

孟垢攔住一個路人問,這麼豐厚的嫁妝,怎麼冇人去?

“兄台可不知道,那阮二小姐腹大如鼓,誰知道是怪病,還是有了孩子。誰願意去接那頂綠帽子?誰愛去誰去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