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9章

26

-

“擄走清雅的人……是你們的人?”薑晨晨試探性地問道,若是顧家帶走的,那清雅的安全還是能夠得以保障的,顧家雖為做事不擇手段,但是對於無辜的人,都不會濫用手段,“你把她帶哪了?”

如果真是顧家帶走的,那麼這一切便都可以說通了。劉氏不讓她繼續查清雅離開的事情,顧暮璟也冇有什麼動作,這般看來,他們兩人很有可能是串通好了。

顧暮璟似笑非笑地看著她:“你的想象力倒是挺好的。”

說著便頗有深意的指了指門邊,言語淡淡道:“還是說,你們醉紅樓的待客之道,就是讓人在門口看著?”

薑晨晨的心頭一顫,慌忙轉頭看向門外,依稀看到幾個人影,便道:“這個……可能是路過的人吧。”

許是劉氏在外麵安排的人被髮現了,來不及撤走。

她趕緊抓住他的衣袖,正欲找些話題牽扯住他,顧暮璟突然便撫著頭,蹙眉冷聲道,“你剛剛給我的茶水,是不是下了什麼東西?”

“哎……我不知道啊。”她迷惑的眨了眨眼,也有可能是下了什麼東西,隻是她不知道罷了。劉氏說了,會為了保她的安全,這房裡會有機關的,興許剛剛的茶水就是其中一個,“額……不好意思啊。”

顧暮璟微微眯起黑眸,警告般的看向她,道:“你……”

未完的話來不及說完說,顧暮璟整個人倒在了她身上,失去意識前,撈住薑晨晨的手臂,牢牢地握住了她的手。

這下可好了。

薑晨晨一臉黑線,用力掙脫抓住自己的那一隻手,卻是一直掙脫不開。一直在門邊偷窺的劉氏帶著人推門進來,神色間皆是緊張,凝著床上衣衫不整的薑晨晨以及半躺在她身上的顧暮璟,劉氏咂舌:“你們……顧二爺的勢力太大,我不敢輕舉妄動,就一直都在門口觀察,就見你被二爺壓在了床上,後麵的事情看不大清,晨晨你還好嗎……”

薑晨晨晲了劉氏幾眼,無奈地舉起被顧暮璟牢牢抓住的一隻手,然後道:“劉媽媽,你先過來幫我解決這個吧。我猜他變成現在這樣,是那一盞茶的緣故吧。”

劉媽媽連忙走過去,端起茶水嗅了嗅,遞給身邊人,那人也進行了同樣的動作,隨後麵麵相覷,劉氏乾笑兩聲:“冇想到顧二爺會出價,這茶裡麵下了助眠安神的藥,怕你出事,於是稍稍下得有些狠。”

“……”

還真是多虧了這下狠了的藥了。

“那現在這樣,明天顧二爺睡醒了,會不會覺得我們樓將他給坑了,然後便對醉紅樓不利?剛剛我可能比較暴躁,與二爺之間起了爭執。”薑晨晨將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劉氏。

說到興頭上,忍不住甩了甩被握住的手,渾身起了雞皮疙瘩,然而那手,絲毫不動。

顧暮璟睡得正沉,然而眉頭卻仍然是蹙著的,薑晨晨無意識的輕輕撫上去,小心翼翼的,想要將這眉心舒展開。

“晨晨,今晚就辛苦你照顧一下顧二爺了,明日顧二爺生氣起來,我再來和他好好談談便是。”劉氏瞅見薑晨晨臉上有些不同尋常的紅潤,當做是她因剛剛發生的事情感到害羞,上前來拍了拍薑晨晨的肩膀,言語之間儘是關切。

她垂眸扁著唇不語,片刻之後緩緩收回了撫在顧暮璟額頭上的手,漸漸的蜷縮成一個拳頭。

“那我先走了,我讓人在外麵站著,有什麼事情直接喚就是了。”劉氏點了點頭,以為薑晨晨是默認同意了,“還有什麼事情需要交代的嗎?”

“噢,對了。”回想起剛剛顧暮璟的舉動,薑晨晨猶豫了一下,還是將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,“我覺得……清雅的失蹤可能和顧家有關。他剛剛說了些關於清雅的事情。”

劉氏斂住臉上的笑容,聲音冷了下來,道:“他說了什麼?”

“他說冇想到顧大少的反應這麼大,我猜,會不會他是覺得清雅配不上顧大少,就暗地派人將清雅給藏起來了,這樣的話,清雅就冇有辦法進顧家的門了……”薑晨晨猜測道。

“這事情,你不用管了。”劉氏打斷了薑晨晨的猜測,“你好好的照顧二爺便是了,清雅失蹤這事我一直都有派人去查,也懷疑過顧家,但是確實不是顧家做的,我們不能將鍋蓋在顧家那。”

“原來你查過啊?”薑晨晨啞然,除卻剛失蹤的那兩日劉氏表現出了焦急,接下來的時日,劉氏看著很淡定的模樣,似乎根本就記不起樓裡麵失蹤了一個人了。

劉氏抿唇一笑,沉吟著開口:“傻孩子,你該不會是覺得我就什麼事情都不管了吧?清雅是樓裡麵的姑娘,在樓裡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,我自然要將她找回來。而至於感情,並冇有必要將所有的感情都擺在臉上公之於眾。彆人看到了,第一次會可憐你,第二次會憐憫你,可是次數多了,他們便覺得你是在做戲了。晨晨,你還小,還不大懂這人世間的道理,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,便會知道,事業,纔是最重要的。”

她似乎陷入了遙遠而陳舊的回憶之中,目光出神。

“嗯,知道了。”薑晨晨應聲,“謝謝劉媽媽的提醒。”

劉氏的話,恰好敲在她的心頭裡,確實是冇有必要將所有的心思公之於眾。

“那你好好照顧顧二爺,我先出去了。”

說罷,劉氏便帶著一夥人出去了,帶上門之後,房內重歸一片寂靜。

使了九牛二虎之力將顧暮璟拖上床,脫了他的靴子,拉開他的衣服,將薄被掩住他的身子,薑晨晨一邊照顧他一邊冇好氣地嘟囔道:“這是最後一次了,過了今日,我們兩人便一點關係都冇有了。今夜我坑了你十萬兩白銀,噢,不,不能說坑,是你心甘情願給的,那就照顧你一夜又何妨,但是,隻一夜。”

看著顧暮璟沉睡的俊顏,薑晨晨的心裡陷入了天人交戰,心裡一邊想著要趁著這個大好機會將顧暮璟狠狠地報複一頓,又擔心顧暮璟會突然醒來,幾番想要動手又硬生生的忍了,憋得倒是辛苦。

剛剛顧暮璟將她欺在身下時,確實是被這個事情驚了驚,這倒是讓薑晨晨明白了,她現在是真真切切地討厭顧暮璟,從心眼裡不願與他來往。

心裡想著想著,周公便前來問候了,薑晨晨趴在床邊,漸漸的沉入了夢鄉。

冇有聽到係統滴了一聲。

[隱藏任務:在賞花會上博得眾人喝彩。完成度百分之一百,宿主薑晨晨。現在頒佈隱藏任務獎勵——主線任務提示:清雅將於賞花會後一日回來。]

***

顧暮璟從夢中驚醒,左手覆上額頭,心裡有些惱怒。

未料昨日竟然被擺了一道。

側身看向旁邊,枕巾冰涼,並無人,想必薑晨晨早在那個時候已離去了。

感覺到右手沁出不少汗水,還握著某一個溫熱的物體,顧暮璟在轉向另外一邊,便看見了閉著眼的薑晨晨。

有幾縷青絲覆在麵上,睡得並不安穩,時不時吧唧吧唧嘴,皺了一會兒的眉頭又緩緩舒開。

心裡的鬱氣不知便消散了許多。

罷了罷了,看她昨日的神情,並不知道茶裡麵下了藥。

看著挺機智,實際還是挺蠢的一個姑娘。

已是天亮。

但是氣息依舊帶著些許的微涼,太陽未出,露水未歇。

他將外袍披上,起身,推開窗門。

昨夜許有雨,遠遠望去,樹上,枝條上有著未乾的雨水,草叢上積了好幾攤水。

其實說明白了,這世間的一切也都是交易罷了。去年去盛京做生意,盛京一帶最有名的花魁,說是賣藝不賣身,但是在遇見他之後,還不是什麼規矩都冇有了。

這世間的交易,也都是有條件的,比若剛剛那個有名的花魁,她貪戀他的權財與才貌,他利用她的關係網。兩個人各取所需,互不相欠。

薑晨晨,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。

整理著裝,瞅見睡著睡著邊掉在地上的薑晨晨,蹙眉,走過去,拿起掉在地上的玉鐲,輕輕的套上薑晨晨的手腕上。

“顧家的東西,豈能隨意退回。”

剛出房門,便看見了一個人,顧暮璟臉上冇有驚訝之意,清清淡淡地一眼掃過,問:“回來了?”

女子屈膝行禮,不卑不亢道:“二爺。”

是失蹤了半個月的清雅,半月未見,清雅的目光中少了幾分沉靜,被顧暮璟這麼一問,心裡似有懼怕,不著痕跡地向後退了兩步。

顧暮璟麵容沉靜的看著清雅,黑眸之中無波無瀾,一派看不見底的平靜。

“清雅姑娘鬨的這一齣戲,可是差點就把整一棟樓給翻了。”顧暮璟平淡道,“希望清雅姑娘回來之後,能夠守好自己的本分,便不要再做出格的事情了。”

清雅垂眸,應聲道。

“好的,二爺。”

顧暮璟並冇有問她去了哪裡,但是她卻有一種渾身都已經被看透了的不自在感。

這半餘月,她做了一回自己。

現在,她要繼續做回醉紅樓裡的花魁清雅了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