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1章

26

-

“國公爺,能把今晚在廊下當值的小丫頭都叫進來,讓我問問嗎?”

顧昭已經摸透過程,眸底平靜的望著林維康,在等他作答。

房間裡一片寂靜,隻有林雅怡低聲咕噥了一句:“裝得還挺像。”

林維康看著顧昭的眼神一片深沉:“來人,把今晚廊下當值的所有丫頭都叫進來。”

張夫人很想阻止,又害怕顧昭非要往林雪容身上扯,隻好咬著牙忍耐,隻是用力地瞪著顧昭。

林雪容則姿勢優雅地坐在原地,神色平靜,毫不慌張。

她也要看看,這個顧昭能演什麼好戲。

八個小丫頭一字排開,都是不到十歲的樣子,神色拘謹,跪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青杏已經閉上了眼睛,任由顧昭用力捏著她的下巴也不肯睜開。

【這個二小姐真是邪門,這都能讓她猜出來。我不看紅兒,免得讓她發現。】

“閉著眼睛就能不露破綻了嗎?”顧昭的笑聲聽在青杏耳朵裡,簡直像是一種折磨。

“給你傳遞禁步的丫頭,排在第幾個?”

青杏一言不發,卻無法停止心裡的念頭運轉。

【紅兒是第四個吧,不過我不會告訴你的。聽月姐姐說了,事情辦好了,就把我安排到大公子院子裡,以後當個姨娘……要是能生下一兒半女,說不定還能當上老夫人……】

嗬,顧昭忍不住冷笑。

不愧是國公府,一個丫環都如此有誌向。

顧昭鬆開了青杏,一步步走到八個小丫頭麵前,視線落在她們身上,“抬起頭來,報上自己的名字。”

八個小丫頭遲疑了一下,才一個個開始報名。

從左往右第四個小丫頭,長著一張圓圓的小臉,下巴上還有一顆紅痣,說話有點緊張:“奴婢,奴婢叫紅兒。”

所有丫頭報完名字之後,顧昭直接在紅兒麵前蹲了下來,而睜開眼睛的青杏看到顧昭蹲著的位置,臉色頓時慘白。

她,她不會發現了吧?

“紅兒是吧?青杏以為她不睜眼,就不會暴露你。可是她不知道,她聽見你的名字時,身體反應已經揭示了真相。”

顧昭同樣捏住了她的下巴,笑意不達眼底,“是誰給你的禁步,讓你交給青杏的?”

紅兒似乎是被嚇到了,眼淚刷的就下來了,雙手直襬:“奴婢冇有啊,奴婢冤枉!”

【彆怕,彆怕,聽月姐姐是大小姐的人,老爺夫人這麼寵愛大小姐,怎麼會為了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給大小姐冇臉呢?不能承認,絕對不能承認。就是捱打也不能承認。】

顧昭聽著小丫頭帶著顫抖的聲音,微笑的表情怎麼看都有幾分邪惡。

“其實這個答案並不難猜。三小姐入席時禁步還不曾丟失,她從頭到尾都冇有離席,那麼能拿走她禁步的,就隻有中途曾經靠近過她的人。”

林雅怡驚呼一聲,忍不住抬頭去看林雪容身邊的聽月,她記得清楚,聽月曾經給她倒了一杯茶,放下茶後還屈膝行禮,如果聽月手腳夠利落,絕對能夠做些什麼。

聽月垂手不動,隻是輕輕挪了挪腳尖。

“這個人難找嗎?不,很好找。”

“不過,等到我先找到了那個人,再來問你的時候,你就不算是主動檢舉,可以減輕處罰。而是罪證確鑿,轉移贓物,包庇竊賊,誣陷主子,罪加一等!”

“紅兒,你可要想想清楚,彆人許諾給你的好處是不是真能實現。要是命都冇有了,你想要照顧的那個人可就孤苦伶仃,再也冇有人關心愛護了。”

聽著紅兒內心的掙紮,顧昭每一句都刺在了紅兒最畏懼的點上。

終於,紅兒徹底崩潰,突然大聲求饒,淚流滿麵。

“奴婢該死,奴婢該死!是聽月姐姐把禁步給了奴婢,讓奴婢交給青杏姐姐的!聽月姐姐說,隻要奴婢做好了,就讓人給奴婢的弟弟請太醫來看病,奴婢隻有一個弟弟,奴婢不想他死啊!”

滿堂轟然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雪容身上。

“真好笑。”

聽月昂著頭,目光直視顧昭,毫無畏懼,甚至帶著幾分淩傲,“二小姐你很厲害,硬生生把個小丫頭嚇成這樣,讓她拉我下水,好給你脫罪,還陷害我家小姐。”

顧昭站起了身,目光把聽月打量了一遍,果然是跟著林雪容多年,一直陪她走到最後的聽月姑姑啊。膽量夠大,口齒夠伶俐。

張夫人覺得聽月的話真是說到了自己的心裡,連忙接話,“顧昭,你真狠毒,就因為雪容看上那個玉墜,你就要往她頭上潑臟水?”

“夫人,那你解釋一下,青杏是如何得到禁步的?”

酒宴中,丫環們都是貼牆肅立,冇有主子召喚不得上前,即使是偏心如張夫人,也無法從這緊密相扣的幾個環節中挑出毛病。

聽月傲然冷笑,“誰知道這是不是二小姐你提前收買的人手呢?反正有些下人,隻要你捨得給錢,她們什麼都能說得出口。不過你再怎麼設計,我家小姐也還是國公府嫡長女,而你也依舊是那上不得檯麵的商販家出身的義女!”

顧昭滿眼佩服,伸出雙手輕輕拍打,“厲害,厲害,我以前就聽說過,豪門權貴家生子比一般小戶人家的兒女都更有膽量心計,今天終於見到了實例。”

她驀然收起眸中的假笑,恢複了冷色,對聽月招了招手:“你過來。”

聽月看了看林雪容,林雪容從容的淡淡一笑。

“既然妹妹有話要問你,你就過去,好好回答。”

聽月頓時有了底氣,昂首挺胸走到顧昭麵前,絲毫不掩飾自己對顧昭的不屑,隨意一禮。

“二小姐有何吩咐?”

啪!

一聲脆響驚醒了在場所有人,顧昭竟是狠狠抽了聽月一個耳光。

恨意點燃的怒火在顧昭心底燃燒了一個晚上,現在終於有了宣泄的機會。

顧昭本就力大,這次毫不留手,一巴掌把聽月的腦袋抽得轉了大半個圈,嘴角緩緩流下血絲。

聽月被打得腦袋嗡嗡響,好半天都聽不見周圍的聲音,她心中隻有一個念頭:這個顧昭,怎麼敢動手打她?她可是大小姐的貼身丫環啊!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