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5章

26

-

蘭心眉頭一蹙,已然有了兩分冷意。

她轉過身,神色冷冷地看著秦氏。

“你還有何話要說?”

秦氏努力擠出笑容,通過蘭心對溫璃書的態度,她就算再蠢笨此刻也是反應過來了。

皇帝讓溫璃書入宮,不管目的到底是什麼,但肯定不是叫人去問罪的。

既然不是問罪,那便多半是好事,她豈能眼睜睜看著溫璃書一人把這便宜占了?

“姑姑,不是民婦多嘴,實在是我這弟妹上不得檯麵啊。”

秦氏麵上露出苦笑,無奈地搖頭。

“姑姑怕是不知,她入門第二日,竟連給婆母敬茶這樣的大事都忘了,平日裡更是一副鄉村潑婦做派,民婦實在擔心她入了宮裡一不小心得罪貴人。”

“給侯府丟人事小,衝撞了宮中貴人事大,因而民婦懇請,讓民婦的兒媳溫若晚能隨她一同入宮,屆時也好教導她禮儀規矩,不至於冒犯宮裡貴人。”

一番話說得真摯誠懇,要不是話裡話外都在貶低溫璃書,蘭心差點就要信了。

秦氏卻還冇有注意到蘭心眼裡的不耐,飛快衝溫若晚使了個眼色。

溫若晚立即上前,按著京中貴女的禮儀教導半點不差地給蘭心行了一禮。

“姑姑,我這妹妹自小在鄉野長大,缺乏管教束縛,對京中規矩禮儀更是一概不知,姑姑能親自帶妹妹入宮自然是妹妹的福分,晚兒隻是擔心若妹妹行差踏錯得罪了人,豈不也給姑姑添麻煩?”

溫若晚說完這番話還自得地回味了一番,自詡挑不出什麼毛病,畢竟她還為蘭心考慮到了,多貼心呀。

蘭心本就冷淡的臉色卻在聽完溫若晚的話倏然變得更冷。

溫璃書輕輕扯了扯唇角,再次移動腳步躲遠了些。

“本官是年紀大了,不是眼睛瞎了,方纔沈夫人向我行禮,本官倒是冇覺得哪裡不對。”

溫若晚溫柔一笑,“我之前的確是教過妹妹一些禮儀的,姑姑方纔看到的大概都是我教妹妹的那些。”

溫璃書眼角抽了抽,完全不想說什麼了。

人要上趕著找死,真是閻王也攔不住。

“是這樣嗎?”蘭心似乎笑了聲。

溫若晚心中一喜,還以為蘭心聽進去了,越發推薦自己。

“是呢,我畢竟從小在京中長大,雖還未入過宮,對宮中禮儀也大概知曉,想來指點妹妹是足夠了。姑姑儘管放心帶著我就是,晚兒絕不會給姑姑添麻煩。”

“是啊姑姑,晚兒這孩子禮儀規矩可是頂好的,有她在您就完全不用操心了。”秦氏跟著推銷。

“好,好。”

蘭心一連說了兩個好,溫若晚立刻欣喜的和秦氏對視一眼,但她們還冇來得及高興呢,蘭心卻忽然話鋒一轉,厲聲嗬斥。

“好一個定南侯府!好歹也是京中勳貴,卻冇想到這般顛倒乾坤,竟還敢在我麵前談什麼規矩禮儀?”

蘭心冷冷一笑,銳利的眼神射向溫若晚。

“若我記得不錯,你不過是世子房中一個妾室,什麼時候定南侯府竟淪落到要一個妾室出麵待客了?”

“還是說,在你們定南侯府眼中,我蘭心就隻配你們用妾室來接待?”

秦氏眼睛瞪大,連忙辯解。

“不、不是,姑姑,您乃是宮中女官,便是老爺親自接見也是應該的,民婦怎敢糊弄您?”

“那便是我說錯了,這女子不是世子侍妾,乃是世子妃?好呀,你們定南侯府有了世子妃陛下竟然還不知道,莫非你們竟還想要欺君不成?”

秦氏此時真是百口莫辯,承認溫若晚是小妾,那便是不敬蘭心,不承認吧便又是欺君,她嘴巴張張合合,急得要起燎泡了。

溫若晚更是麵紅耳赤,又是羞憤又是難堪。

她此時終於明白那日溫璃書譏諷她的話,的確,她一日是侍妾,便一日要矮人一頭,真正的上不得檯麵。

蘭心本來冇打算計較這些事的,她的任務隻是接走溫璃書而已。

偏偏一個二個把她當傻子糊弄,難不成她一個宮裡的人還看不透她們那點小把戲?簡直可笑。

“我奉陛下旨意帶人入宮,帶什麼人,怎麼帶,那是本官的事,還輪不到爾等指手畫腳。”

“今日之事,本官牢記在心,若爾等再敢胡言亂語,本官定一五一十將爾等之言行一一稟明陛下,本官倒要看看,你們今日這些話,到底應不應該出自侯府。”

秦氏此時是真怕了,忙不迭地向蘭心認錯。

“是民婦胡言亂語,姑姑切莫往心裡去,民婦知道錯了,再不敢胡說八道。”

沈久安和溫若晚也趕緊跟著道歉。

蘭心冷冷掃過她們,眼底閃過一絲厭惡。

“走吧沈夫人。”

溫璃書點點頭,不緊不慢地跟著蘭心離開。

秦氏幾人眼睜睜目送溫璃書出府,嫉妒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,卻是半個字也不敢再說。

馬車搖搖晃晃,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停下。

蘭心率先下了馬車,溫璃書緊跟著下來。

“官員妻室入宮,按理一般是去後宮見皇後孃娘,不過此次是陛下召見,所以我就直接帶夫人去尚書房。”

走在去往尚書房的路上,蘭心同溫璃書解釋。

溫璃書向她道了謝,許是蘭心態度友好,她心思一動,忍不住試探。

“姑姑知道陛下為何要召見臣婦麼?”

她在京中又不出名,除了嫁給沈聽肆外也冇彆的了,實在疑惑皇帝為何要見她,她早些知道心裡也好有個準備。

奈何宮中女官便是宮中女官,即便態度友好,涉及到主子的事,嘴巴比蚌殼還緊。

“夫人馬上就要見到陛下了,屆時夫人自然會知道原因。”

冇得到答案,溫璃書也冇有很失望,還是禮貌地道了聲謝。

“多謝姑姑,璃書知道了。”

蘭心微微點頭,正要帶溫璃書繼續往前走,迎麵卻跑過來一個宮女。

“蘭心姑姑,可找著你了。”宮女一臉焦急。

“發生了何事?”蘭心蹙眉問。

宮女忙回答:“皇後孃娘方纔突然身子不適,正到處找您呢。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