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4章

26

-

翌日。

太極宮舉行例常朝會。

能參與朝會的官員,全都是五品以上官職,但不是所有的五品官員都有資格參與朝會。

像六部下屬的二十四司,工部司郎中、兵部司郎中、吏部司郎中等人,他們是實權五品官,因此需要每天上朝。

而杜荷擔任的尚乘奉禦,以及尚藥奉禦、尚食奉禦等照顧皇帝的五品官,並不能上朝議政。

最近大半個月,朝會上討論的重點,是齊王李佑謀反案。

所以李世民問話最多的,就是禦史台、刑部和大理寺這三個部門的人。

唐朝的司法審判,由大理寺、刑部和禦史台組成。

針對這次齊王李佑謀反案,大理寺負責對罪犯的審判,刑部對審判結果進行複覈,禦史台則負責監督。

“陛下,涉嫌齊王謀反案的官員,已全部審判完。”

“主罪者18人,從罪者63人,受牽連者108人。”

“按律法主罪者當斬,從罪者流放邊疆,受牽連者降官處理...”

大理寺卿孫伏伽出班啟奏,把齊王謀反案的審判結果公諸於眾。

李世民掌權以來,齊王李佑是第一例皇子謀反案,這是一個很不好的開頭。

為了杜絕其餘皇子有歪心思,有樣學樣跟著造反,李世民這次下了狠手。

他下令把李佑貶為庶人,隨後賜死。

跟著造反的官員,下場也很慘,罪大惡極的殺頭,稍微牽連的貶官。

孫伏伽把謀反案說完後,靜靜地退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。

李世民沉默不已,太極殿內陷入了短時間的寂靜。

過了一小會,李世民才嘶啞著嗓子開口。

“諸位,你們都是跟隨朕多年的人,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。”

“我希望齊王謀反,是開始也是結局。”

李世民淩厲的雙眼,一直放在朝中大臣身上來回掃視,把這幫人看的心裡發毛,瑟瑟發抖。

所有人都深深地埋下頭,不敢與李世民的眼神直視。

“諸位,可還有事啟奏,無事便退朝吧。”李世民的語氣聽起來非常疲憊。

李世民自問對每一個皇子都還不錯,該分封的都分封出去,而且還派重臣擔任他們的王府長史。

冇想到他對兒子的好,換來的卻是背叛,他作為父親內心痛苦不已。

“陛下,臣有事啟奏。”

一個留著長鬍子,兩鬢斑白的老者,持著笏板從位置上站起來。

他是刑部侍郎張行成,是刑部對齊王謀反案複覈的主要負責人。

刑部雖然由刑部尚書劉德威掌管,但是指揮下麵的人乾活,卻是由副手刑部侍郎負責。

太極殿內,百官瞬間把目光彙聚在他的身上。

“何事?”李世民捏著眉心問道。

張行成恭敬地行禮,臉色嚴肅說道:“陛下,刑部在複覈大理寺的審判結果時,有一個犯人的審判結果存在極大問題。”

“齊王謀反案有一個涉嫌主犯,名叫紇乾承基,他還有一個身份,東宮府千牛衛士!”

“昨日上午大理寺把紇乾承基抓捕入獄,下午駙馬都尉杜荷持太子手諭前去探監,理由是太子因衛士背叛而氣的吃不下飯,故遣杜荷前去譴責紇乾承基。”

“據大理寺所說,紇乾承基不知何因忽然暴起對杜荷出手,被杜荷帶進的侍衛失手殺死。”

張行成的話,如一顆巨石砸進水麵,瞬間把平靜的湖麵引爆。

就連穩如泰山的長孫無忌、房玄齡、李靖等等人,都紛紛驚愕地抬起頭。

齊王謀反案牽涉極大,朝廷上下人心惶惶,百官原以為到今天會告一段落,冇想到案件又涉及到東宮身上。

東宮和其他藩王的謀反可不同,裡麵涉及到的官員涵蓋了朝廷五成以上的重臣。

如果太子真的涉嫌謀反,那真的是朝廷官場要大震動。

“什麼情況,這件事竟涉及到東宮?”

“難不成東宮也參與了齊王謀反案?”

“這事鬨大了...”

百官麵麵相覷,內心震動不已。

“呼...萬幸。”吏部尚書侯君集暗中呼了一口氣,他藏在袖袍裡的手掌心冒出了一層大汗。

多虧杜荷關鍵時刻讓大家取消行動,不然下一個被清算的就是他。

侯君集原本看不起杜荷這種能力不行,做事驕縱的二代子弟,但在這一刻對他的看法徹底改變。

太極殿正前方的位置上,李世民雙眼猛地一瞪,身子也坐的繃直。

“往下說!”

李世民的語氣如寒冬一樣冰冷。

很明顯,他心裡醞釀著無儘的怒火。

張行成摸了摸額頭的冷汗,硬著頭皮說道:“陛下,紇乾承基關在大理寺還未審判,就因前來探監的杜荷而死亡,臣以為有殺人滅口之嫌!”

轟!

太極殿壓抑到極致的氣氛,一下被點燃爆炸。

百官紛紛左顧右盼,低聲打探訊息。

這時候一個身穿紫袍,年逾半百的精瘦官員,站起來高聲啟奏道。

“陛下,未審判的犯人關押到大理寺,原則上是不允許任何人前去探監,所以杜荷有殺人滅口之嫌。”

“臣支援刑部侍郎的看法,還請下令將杜荷擒拿審判!”

說話的這名官員名叫韋挺,不僅擔任太常寺卿,還兼任魏王府事。

“刑部侍郎和太常寺卿說的對,杜荷藉口去牢獄譴責罪犯,實則是為了掩蓋謀反罪證,臣支援抓捕杜荷。”太府卿房遺愛緊隨其後。

“附議,臣懇請陛下下令,抓捕杜荷!”

太仆少卿柴令武、給事中崔仁師等人紛紛應和。

韋挺、房遺愛、柴令武和崔仁師等人,屬於魏王李泰陣營的主要支援者。

昨日李泰把他們這幫人召集在一起,商量以這件事為突破口,對付東宮。

李世民的臉色越來越沉,雙手緊緊捏著龍椅兩側的扶手。

“陛下,案件還未查探清楚,又牽涉到東宮,豈能妄下結論?”禦史大夫馬周,持著笏板站起身說道。

緊接著,黃門侍郎劉洎也出班啟奏:“陛下,臣以為涉及到東宮的事,必須要慎重對待,應該馬上查明情況再下定義。”

馬周和劉洎屬於中立的臣子,並冇有站隊,他們說的話比較公正。

當前說話的都是一些從三品下的官員,像司徒長孫無忌、司空房玄齡、特進李靖、尚書右仆射高士廉等頂級權臣,全都三緘其口。

他們身居高位,一言一行不僅能影響李世民的判斷,還會帶偏一幫人。

因此,他們在朝中會議,反而較少說話。

“陛下,不如把杜荷、太子和大理寺的相關人員請到太極殿,當堂對質。”刑部尚書劉德威提議。

大理寺卿孫伏伽和他通過氣,知道這個案件非常棘手。

如果要審查杜荷,這個燙手山芋最後還是要落到刑部身上。

還不如當堂對質,讓百官一起審判。

沉默許久的李世民點了點頭,他高聲下令道。

“擬令,宣駙馬都尉杜荷、動手侍衛,以及大理寺在場人員上殿。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